揭秘传销大骗局!

2017-09-12 08:27
  •   目前全国从事传销的人员至少上千万,仅广西就有200多万人。广西的来宾、贵港、玉林、桂林、柳州、梧州、北海、南宁等城市基本成了传销的代名词,每个城市聚集的传销人员多达10多万;

      全国除了西藏外,所有省份都有大量传销分子的身影。广西、河北、山东、河南、贵州、云南、山西、陕西、安徽、江苏、浙江、东北三省、湖南、湖北、江西、四川、内蒙古等省份的大部分大中城市和部分县市,均聚集了几万乃至十几万传销分子;

      传销从业人员正在从下岗工人、农民、打工者、退伍军人,扩展到大学生、高级知识分子、退休干部……

      国家打击传销已逾十年,重大的打传行动不胜枚举,打传宣传不计其数,为什么传销活跃依然?传销组织用了什么魔法让参加者六亲不认、执迷不悟?

      “为什么不抓我们”

      传销人员不断反问质疑的一个问题是:如果我们所从事的事业是违法的,国家为什么不把我们抓起来?而以前的打传行动确实表明,一轮轮打传行动之后,被拘留遣送的传销人员很快又回到了“传销第一线”。

      经过对国家工商局等相关部门及反传专家、反传志愿者的采访,传销屡打不绝、甚至越打越多背后的原因终于慢慢得以还原。

      到目前为止,处罚传销的法律依据只有2005年8月颁布的《直销管理条例》和《禁止传销条例》,而且对传销的处罚规定较为笼统含糊,规定最高经济处罚为50万元以上200万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而按照此前国务院颁布的打击传销的相关文件规定,追究传销分子刑事责任的法律依据是《刑法》第225条的非法经营罪。该条款规定,违规者将视扰乱市场秩序的情况被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

      但现实情况是,高级别传销头目行踪诡秘,打传行动中很难抓到他们,偶尔抓到,取证定罪却非常困难,因为传销交易是单线联系,没有任何交易凭证,到最后量刑处罚很难对传销分子构成威慑作用。

      平时组织传销课堂、聚会的都是C级以下的底层人员,每次打传行动中被抓的就是这部分人,数量庞大,且基本是受害者,国家的政策是以说服教育为主,达不到判刑程度,最后只能是或抓到派出所后又毫发无损地放出来,或没收他们的生活用品、说服教育后放他们回家,或者遣散回去又半路返回来。但到头来又给传销头目进一步制造了洗脑的口实:你看国家是不是表面打击暗中扶持?不少新人正是听了他们的这套说辞一头扎进传销而不肯回头的。

      除了法律不完善外,打传不力还与目前国家打击传销的体制缺陷有关。国家打击传销的主要执行部门是工商局,其次是公安局,量刑依据是非法经营罪。工商部门不是执法机关,无资格拘捕人,公安部门又不管市场经营行为,造成打传行动中责、权、利不明确,量刑定罪困难。

      另一个客观情况是人员配置力量弱。在国家工商总局公平交易局禁止传销处可以发现,这个负责全国30多个省份打传工作的部门只有4名工作人员。地方各省市工商局的公平交易科往往只有一两名工作人员。以传销“重灾区”广西来宾市为例,此前有媒体报道该市工商局打传办只有两名工作人员,而他们要对付的却是10万传销分子。因而他们最多只能配合国家和当地政府部门突袭一下传销课堂,说服教育一下被抓传销分子,偶尔帮助解救传销受害者。正如广西桂林工商局打传办工作人员说的那样:“传销是老鼠会,你打了这儿,他又跑到那儿,还有人从国外遥控指挥,我们拿他们也没有办法。”

      一方面公安部、商务部、国家工商总局连年联合发文打击传销,另一方面法律依据不完善、打传体制存在缺陷、人力配置薄弱又导致打传往往陷入一阵风模式,到头来反而给传销头目提供了洗脑依据,致使传销越打越多。

      五级三节出局制 只是“暴富神话”

      要诱惑人做传销,必须解决两大问题:一是犯不犯法?二是能不能赚钱?“国家暗中支持”的说辞打消了新人犯不犯法的顾虑。那么,他们给新人洗脑的第二大法宝是什么呢?“能使人短期暴富”的五级三节制。

      五级三节制是中国目前各类传销用得最多的奖金分配模式,虽然长江南北传销模式稍有不同(北方传销少部分采用六级四节制,南方传销基本上买一份产品的基数是3800元,北方是2900元),但奖金分配制度大同小异,基本上是以五级三节制为基础演变而来的。

      传销分子洗脑时说,五级三节制得过亚太直销大奖,是美国哈佛大学数学研究生发明的,是目前最人性化的直销模式,等等。事实真相如何呢?

      五级三节制是30多年前日本商人发明的欺诈性商业游戏,曾在日本引发极其严重的社会事件,传到台湾后,又在台湾引起相当严重的社会问题。上世纪90年代,由台湾新田公司将这个模式带到大陆,引发严重社会问题后被中国政府明令禁止。五级三节制是各国禁止的典型的金字塔诈骗模式!

      所谓五级三节制,就是五个级别、三个晋升阶段。五级从低到高用英文字母E、D、C、B、A代替,中文名称对应的分别是实习业务员(1~2份)、业务组长(3~9份)、业务主任(10~64份)、业务经理(65~599份)和高级业务员(600份以上)。由E到D到C为第一晋升阶段,只要销售份额达到(10份),当月当日晋升;由C到B为第二个晋升阶段,必须满足两个条件,一是销售产品份额必须达到65份,二是必须培养两名直接业务主任,实行次月一日晋升;第三个阶段为B到A,同样必须满足两个条件,销售份额达到600份,培养3名直接业务经理,实行隔月一日晋升制。

      按照传销人员的说法,五级三节制实行的是等腰梯形出局制,每个人只能发展3个下线,当总销售份额达到600份、满足晋升条件就成为A级,叫做上了等腰梯形的平台。上了平台就差不多走向了成功,因为上了平台就可以拿6万~10万元的底薪加上每份380元的间接提成。当自己的一个下线上A后,自己就后退一步,每份拿57元(1.5%)的提成,当又一个下线上平台后,自己再退一步,每份拿38元(1%)的提成,当三个下线全上平台后,自己每份拿19元(0.5%),下线再进一步,自己就没有钱拿了,走完全过程总共可以拿到380万元。这就是投入3800元收获380万元、“皇帝江山轮流坐”的出局制的由来。

      五级三节制是一套复杂的数学演算陷阱,一般人都会被弄得头脑发昏,失去判断力。

      叶飘零曾做到A级老总,独立操控过团队,参与了完善五级三节制的“学说”,不过,他现在已成为一名反传志愿者。叶飘零告诉记者,“出局”是个天大的谎言,永远也不可能有谁真正出局。

      五级三节制最大的陷阱在于下线与自己平级时就没有提成可拿,而这一点,传销课堂上是不可能讲出来的,只有做到B级两三个月后才能“悟透”。

      叶飘零介绍说,B级经理下面有3个下线,当自己晋升为B级后,下线很快亦会晋升为B级。一般两三个月后,3个下线即可全部晋升,所以一般上B级后,开始两三个月有可能拿到万元月收入,但是很快就没有提成可拿了。而从B级升到A级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一般会持续一年甚至两年三年,期间要吃要住要培养团队,需要大笔开销,所以,到头来B级的进账是很少的,有时每月只有几十或几百元的收入。但是为了缥缈的上A出局,不少人选择了熬,有人选择了抱憾退出。那是不是上A(平台)就熬出头了呢?一样的道理,当自己上A(平台)之后,或许第一个月确实发展了几百份的业绩,但因为是隔月晋升,当自己晋升为A级时,自己的下线又很快就晋升为A了,所以,A级20万元的月薪基本上是一个海市蜃楼。

      叶飘零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记者,做到A级别最多可以捞回本钱。按五级三节制的算法,做到A级最多可以拿回二三十万元,而自己全家族几十人全部投入的远不止这个数,还不计时间和亲情。记者从其他几名曾做到A级最后选择退出的人那里,得到了近似的回答。

      那么,五级三节制的钱最后落到谁的手里了呢?网头(操盘手)才是最大的赢家。从五级三节制的奖金分配模式可以看出,每份产品3800元分成45%和55%,55%是各级别的提成,另外45%说是作为成本和税收,实际上是被网头拿去了。而网头要拿到380万元,又至少需要发展2200人(380万÷3800×45%=2200)。用一些了解传销内幕的人士的话说,传销只有单干(当网头)才能赚到钱!

      不过,叶飘零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记者,事实上,网头要赚到380万元,真正发展的人数绝对不止2200个人,组建团队、租课堂、包装自己、住宾馆、租车、给黑社会及方方面的打点都需要大笔开支,真正到手的钱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多。真正能赚到钱的应该是当地出租房屋给传销人员住、为传销人员提供吃喝拉撒服务的当地人。

      一位直销专家告诉记者,传销确实能让极少金字塔顶上的人赚到钱(实际上就是一种非法集资行为),但他们却把1%的赚钱概率说成100%。五级三节制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数字游戏,有人干脆称之为几个人在上面坐庄圈钱的骗局!

      大A到底哪里去了

      在广西广州期间,传销人员屡次提起,上了平台(大A)的人都被政府集中安排到南宁、桂林、柳州接受统一培训去了,平时很少能见到他们。

      但实际上他们到哪里去了呢?

      叶飘零及另外几位隐姓埋名的大A说,那些所谓的A级老总,对底下的人说是集中到南宁、柳州、桂林居住,实际上是躲起来了。他们平时东躲西藏、行踪诡秘,经常变换手机号码,与下线是单线联系,即使最亲近的下线(老婆或老公)亦很难知其行踪。他们为什么不敢见人呢?因为做到A级以后,对传销的骗人内幕就会彻底看清,但他们的行为已经身不由己了。网头(幕后操盘手)会威胁恐吓他们(网头们都有各种黑社会保护势力),绝对不能把真相透露出去,他们必须一如既往地骗下去。即使偶尔现身,都必须借钱包装一番,穿上名牌西装,戴上硕大的假金戒指、项链,租上高档宝马车……有时为了让底下的人相信他们确实能赚大钱,大A们还会继续拉自己最亲近的一两个人(配偶或子女兄弟姐妹等)加入自己的团队,以稳定队伍。

      除了网头的威胁利诱,担心下线报复是大A一路走到黑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因为每个大A身后的数百乃至数千人,基本上是自己家族的人或者亲朋好友,他们之所以放弃原来的学业、事业,拿出自己所有的积蓄,甚至卖掉家产,投身“传销事业”,完全是听信他的赚钱神话。如果他们发现原来是一场骗局,他们会作何反应,可想而知。用亲身经历过的人的话说,传销就像吸毒一样,虽然自己深受其害,但仍然抱着捞回本钱的侥幸继续走下去。

      大A玩失踪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躲避法律的制裁。

      大A真正的出路在哪里呢?要么流落他乡,要么私下拉出一帮人单干,要么留下来继续骗人,留下来的人又不得不相互排挤、钩心斗角,甚至火拼。

      传销靠什么“笼络”人心

      传销之所以能够吸引众多的人为之痴迷,还与传销分子不断完善起来的一套管理模式有关。

      首先是利用传销课堂营造“友好”气氛、激发人“追求成功”的欲望。加入传销队伍的不少人是来自社会下层的民众,他们很容易被传销讲堂里的集体氛围所感染,找到归属感和尊重感。对那些中小企业主来说,他们需要更多的成功和崇拜来获得身份认同,传销组织会根据他们的需求再炮制另一份成功诱惑。

      其次,复制谎言。传销管理的重要特征就是“复制”,上线将一些“理论”和“故事”复制给下线,下线再复制给下线,一直继续下去,然后周围的人会讲同样的话和同样的故事。当一个新人身处封闭环境中,听到的是一样的说法,久而久之,自然会失去正常的判断力。

      再次,利用从众心理。传销分子给新人洗脑时,经常说的几句话是:“那么多人都在做”,“难道几百万人都是傻瓜,几百万人脑子都进了水?”对一般的人来说,是很难保持冷静的。

      又次,打出民族大义的幌子。传销分子经常会给传销包装上抵制外资、保护民族工业、解决就业等华丽外衣,加上千载难逢的赚钱机遇的诱惑,足以击溃任何不明就里者的心理防线。

      最后,传销组织中的骗局之所以能一直维持下去,与传销组织管理中的“神秘”密切相关。传销管理规定,一个级别只知道一个级别的事,严禁打听上一级别的事,上下线之间保持单线联系,下线绝对服从组织管理。所以,虽然B级以上的人尔虞我诈,但底下的人浑然不觉,一直延续着人性化管理的假象。可以说,神秘是整个传销能生存延续的核心。

      直销仅仅是 一种非主流营销模式

      传销人员不断强调的一个论点是,“连锁销售是国家暗中支持的新生试点事物”,以“连锁销售”为代表的直销模式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是第五次经济浪潮……

      直销真是世界经济发展大趋势吗?

      多位市场营销学专家说,直销只是一种非主流的销售模式。现代意义上的直销大约产生于19世纪末的美国,是一些家庭妇女兼职销售化妆品之类的小商品以补贴家用的手段,因而它只适合一些特定的行业和企业采用,不可能成为世界商业模式的主流。

      中国人民大学营销学专家牛海鹏认为,直销不是一种很好的营销方式,它只对一些特殊行业适用(比如保险),大多数厂商是不选择直销模式的,大家熟知的戴尔公司,采用的直销模式亦是直复营销(direct-marketing),与安利等公司采用的人际销售模式有很大的不同。牛海鹏说,人际传播成本只能更高,因为传统模式虽然打广告要花钱,但是广告信息可能被1亿人同时看到,分摊到单个产品的成本就低得多;直销赚钱只是少数,大部分人是赚不了钱的,美国直销行业的大部分人收入是很低的,直销的产品不是很容易销售的,因此,很多发达国家,除了雅芳等少数化妆品企业,很少采用“直销”模式。

      美国直销专家罗伯特2005年10月接受北京商业管理干部学院教授杨谦采访时说,上门直销在过去商业不发达时代比较普遍,然而随着大型超市和网上购物的普及,上门直销已经没有必要了。上世纪60年代末,直销曾在美国一度销声匿迹,只有雅芳等很少几家公司做得不错,产品通常是一些专门为妇女设计的个人护理品或者非常特殊化的家居用品。直销公司的销售额只占美国市场份额的很小一部分。上世纪70年代,美国出现了多层次传销,但多层次直销公司实施金字塔诈骗计划的情况非常普遍。


  • 精品推荐
     
    关闭